布丁甜包派

【纪念白居不易上快本】【巍澜,糖,一发完,接原著结尾,部分用剧版设定,彩蛋有生子】
配以山有木兮——————伦桑食用效果更佳
         前言:
         一万年很长,长到让沈巍自觉已经能够熟练控制与昆仑再会时的情绪。
        一万年又太短,短到再会时仍旧能够让他在惊鸿一瞥之后乱了心曲一如往昔。
        一万年又如何,只因是你,便一切都有意义。
        正文:
        现在正值期末,沈教授忙于给学生备考改试卷,所以有时候,常常是赵云澜一个人先回家等他。
        不过,每当赵云澜回家时,总是能看到桌上放着的仍旧在冒着热气的爱心晚饭。
        而每当沈巍回家时,总是能看到他的小澜孩坐在还在飘着氤氲热气的饭桌前冲他莞尔一笑,甜甜的唤他一声"小巍你回来啦"。
        这时候,大庆就会撇过头去,恨恨的咬一口小鱼干:切,双圣了不起哦,恋爱中的男人了不起哦。
       是的,双圣就是了不起,要求婚的男人更了不起。这是大庆听到赵云澜和他说他的求婚计划之后的第一反应。
        "你们两个加起来都活了两万多年的老人家,还想着赶什么新潮,"他翻了个老大的白眼"再说,你俩的婚事,上报都没有主管部门敢接收的,你,究竟是哪里来的鬼点子?"
        赵云澜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桌子,看上去像是在认真的思考着大庆的话,其实思绪已经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沈巍有一间屋子,里面全是有关于他的画像,有时候他也会缠着沈大教授问上个几句,沈巍总是对答如流,可是唯有一幅画,沈巍至今只字未提。
        那是他穿着大红喜服的画。
        赵云澜清楚,看着自己与别人恩爱生子,这无疑是沈巍心里的一道疤。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道疤轻轻的除去,不留一丝痕迹。
        这天是七夕,赵云澜早早的下了班步行来到沈巍的办公室等他下课。沈巍前脚走进办公室,赵云澜马上就用手蒙住了他的眼睛"宝贝儿,你别动,今天是七夕,给你一个惊喜。"
      只听得耳边风声不断,待到再次睁眼时,二人已处于昆仑山巅。赵云澜拉着沈巍的手,走到了他们初见的邓林。
      沈巍看着眼前的景致,心下不由得感慨万千,等到他转过头来时,意料之外的看到了一幅他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的画面。此时的他,犹如骨鲠在喉,千言万语奔涌到了嘴边,末了,却只吐出了那人的名字"云澜…"
        赵云澜一身大红喜服,长发飘飘,与画中的他一般无二。他单膝点地,手里拿着一个檀香盒子"小巍,"他深深的凝望着沈巍的眸子"一万年了,这话本该一万年前就说与你听的,可是却因为种种原因耽搁到了现在,不过还好,你一直在"。他将盒子塞进沈巍手中"打开看看啊",他鼓励的摸着他的手。
        沈巍颤抖着手,在摸着盒中之物的时候,一幅幅往日的画面层层包围住了他们。他抚摸着这个象征着他们爱情的项链,等到所有画面闪现完毕,他才发现他原本佩戴着昆仑君左肩魂火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新的骨雕吊坠,上面刻有"澜"字,而赵云澜的胸口,同样出现了一个刻有"巍"字的骨雕。
        "从今天起,不会再有人嘲笑你的鬼族出身,你就是我昆仑君的伴侣。"
        话至此处,沈巍霸道的将赵云澜狠狠的箍在怀里,他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坚定的在他耳边说道"死生不负"。
       从今以后,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来剥夺他沈巍的幸福,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来评论他沈巍的对错。他要将自己的命运和赵云澜的命运牢牢绑定,不信天道,不信轮回,只信他们的爱。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我答应过会守护你和你所看重的一切,我做到了。余下的时光,我们将携手同行,将这之中错过的光阴一点一点的弥补回来。
        在这万山之中,他吻住了他心尖之人的唇,在群山的见证下,他们要一起守护他们的爱情,直到永远。
        彩蛋:
        神农钵的意外来访,给两人原本平静的生活带来了些许波澜。
         尤其是他一眼便看出了大荒山圣有了两个月身孕的事实。
        对于此,他只好用奇迹来形容了,毕竟这二位都是逆天般的存在,非常理所能解释。
        七个月后,新圣降世。当沈巍抱着他们的孩子从赵云澜位于昆仑山的产房走出来时,霎时间,万物沸腾。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也毫不吝啬的将它的福祉带给了这个可爱的孩子。赵云澜看着抱着孩子接受万物顶礼膜拜的沈巍,他的记忆不由得切换回了一万年前。小鬼王与如今的枕边人的身影渐渐重合,在此时,沈巍回过头,逆着光向他投来了一个微笑,这微笑里,蕴含着无穷的爱与幸福。
        赵云澜此时终于恍然大悟,一万年前惊鸿一瞥乱了心曲去了三魂七魄的,永远都不只是沈巍一人,更有他自己。
                                ——————写于2018.07.17
       
  
 
       
       

Only lovers left

                          Only Lovers Left
【纪念德国队首秀失利】【盾冬,刀,he】【一发完,接复联三】
配以What are words---Chris Media食用效果更佳
        PTSD如同天启过后的瘟疫骑士一般如约而至。战争骑士的阴影笼罩着整个复联大厦。
        娜塔莎和班纳作为复联大厦中唯二的两个有足够心力居中调度的人,在亲眼目睹了托尼斯塔克在看到自己窗台上的蒲公英盆栽被星期五控制的空调风吹散之后,亲手销毁了他回来以后一直披星戴月优化升级性能的蜘蛛侠新战衣这一幕时,并不需要七个博士学位加持的他们就立刻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
         这可比把史蒂夫从巴基的"遗体"(如果那也能称得上遗体的话)边上连哄带拉的解救回来更严重。
         于是娜塔莎堵住了夜里两点准备去晨跑的史蒂夫,班纳按住了早上六点一睁眼就要拿酒瓶子的索尔的手,不由分说的把他们和已经几天几夜没出过房门的托尼一起塞进了实验室进行全面检查,结果完全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他们的PTSD程度已经有点超出可控范围了。当然这一切一点都不令人惊讶,因为他们三个除了每天的例会和必要执行的任务之外,与其他人几乎没有语言交流。史蒂夫还是那个全局领袖,可是眼眶下的淤青和眼里布满的血丝出卖了他已经心力交瘁的事实;索尔还是那个阿斯加德人民的好国王,除了他亮眼的金发又变得不修边幅和几乎二十四小时不离手的酒瓶以外,一切如常。
        就是在这样令人心焦的日子中,他们接到了一通电话,是蚁人和皮姆博士打来的。而王也通过查阅各种包括黑魔法在内的古籍,找到了破解灵魂宝石的咒语。复仇者终于再次集结。
        这一次,他们只想为他们爱的人,复仇。
        在与灭霸及其党羽旷日持久的厮杀中,复仇者们迎来了最后的胜利。这一切,以托尼的掌心炮,史蒂夫的振金盾,索尔的风暴之斧同时轰向灭霸的脸而完结。在灭霸化成了灰以后,史蒂夫愣愣的站在那里,双眸似乎失去了聚焦的能力。
         直到一道阴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巴基站在他的面前,朱唇微启"Steve"。
         正如他的最后一句话一样。
         史蒂夫连连后退,巴基最后时刻的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涌上他的心头,他一边低声呢喃着"No,no,"一边撇过头去,避免着与巴基的眼神交流。
        巴基红着眼眶,仿佛看到了被泽莫念着洗脑词时的自己。他托住了史蒂夫的脸颊,并没有迫使他与自己对视,而是轻轻的念着:
        "Your mum's name is Sarah,you used to wear newspapers in your shoes."
        那个废弃的工厂,无数的回忆涌上史蒂夫的心头,他使劲摇晃着脑袋,双手抱头," Please, please stop…"
        "The little guy from Brooklyn,I was too,is too dump to run away from the fight, I'm following him."
        "I said, stop!"史蒂夫的眼中盈满眼泪,在用尽全身力气吼出了这个句子之后,他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而巴基则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的肩膀。
        "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pal"在说完这句话以后,他感觉到史蒂夫突然整个人的肌肉都崩了起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抱住了他的腰。他把脸颊埋在他的腹部,放声大哭。而巴基则弯下腰,亲吻着他头顶的发旋,嘴角含着动人的笑意,眼中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轮在怀中人的头顶上。
        "我在,我在,史蒂夫。"
        轻轻松开他的脑袋,巴基跪下来,和史蒂夫头顶着头,他直视着史蒂夫的眼睛,吻去了他眼角的泪水"我在,史蒂夫,我在。"
        "Cause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远处,是一对对相拥而泣的人们,巴基拉起还在箍着他的史蒂夫,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史蒂夫终于在他的安抚下逐渐平静了下来。他的目光逐渐变的清澈透亮,这让巴基回忆起了他还是个豆芽菜时候的布鲁克林时光。
        "Buck, welcome back"。
                                         -----写于2018.6.18下午
       

阿桃生日贺文 父亲节贺文

【阿桃生日父亲节贺文】【盲狙浙江卷】【盾冬糖,一发完】【有怀孕生子情节,注意避雷】
本文配以A Thousand Years----Christina Perri食用,效果更佳,感谢小天使@逸青的bgm投递
        是夜。
        史蒂夫将早早爬到床上的巴基圈在怀里,吻着他头顶的发旋。怀里的人感受到了他的动作,转过身来搂住他的腰:" 史蒂夫,你明天又要走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听到这句话的史蒂夫微微皱起了眉,继而轻轻叹了一口气,微微笑了笑:"舍不得嘛,Mrs.Rogers?"
        "讨厌,"巴基用小粉拳轻轻锤了他的胸口几下,想来当时还一直担心着长不大的豆芽菜,如今已经成为了雄姿英发的金毛狮王,他的心里,一半甜蜜,一半无奈。
        " Ouch,"史蒂夫假装吃痛,然后凑过来吻了吻巴基的眼睛,"快睡吧,眼睛都睁不动了"
         巴基顺从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史蒂夫的体温与规律的呼吸声,他渐渐进入了梦乡。当他半梦半醒之际,恍惚中听到史蒂夫嘀咕了一句:"最近怎么有点贪睡啊,巴基"。然而容不得他细想,瞌睡虫就占据了他的全部脑海,剥夺了他所有的思考能力。
         待到第二天,他刚一睁开眼睛,就立即坐了起来摸着旁边的位置。由于史蒂夫的动作很轻,又帮他细心掖好了被角,所以还是留着一部分属于他的体温。巴基滚到了史蒂夫的枕头上,蹭了几下,好像还能感觉到史蒂夫笑着抚摸着他的头发,再落下几个吻在他的脸颊上。他微微睁开的眼睑不轻易间瞥到了床头的闹钟,在看清了上面的数字后,他一骨碌翻身爬了起来。
         已,已经,十一点半了????
         正纳闷着,突然一阵恶心袭来,他冲进卫生间,扒在马桶边上吐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巴基纳闷的想。
         这时腕间的念珠响了起来,苏睿公主的面庞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巴基,你还好吗?"她的脸色看上去有点焦虑,"队长和我说了一下你最近的情况,我觉得你还是来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比较好"
         "好吧,谢谢你们了",面对史蒂夫的嘱托,巴基总是会无条件的顺从,哪怕他有多么怕与实验室有关的一切,但是只要是史蒂夫的嘱托,他都会义无反顾,一往无前。
        三个小时后,巴基软踏踏的坐在实验室里,向他走来的苏睿公主满面春风:"恭喜啊,巴基!"她脸上的笑容犹如瓦坎达清晨的阳光"你怀孕了!"
        犹如一道闪电劈在了他面前,他愣了片刻,然后咧开了嘴,耳根红了。下意识的抚上小腹,他这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也是可以拥有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爱人,家庭和,孩子。
         他拒绝了一切随从的陪同,坚持一个人从皇家医院走回了他们的家,他和史蒂夫共同的家。
         一路上,他看到夕阳渐渐地消失在天的尽头,在被阴霾渐渐笼罩的大地上,有许多正在舔舐着幼崽的动物,也有许多正从辽远的天边匆匆赶回家的人们。他觉得他这一刻才慢慢的沉淀下来,他轻飘飘的人生终于有了不被大风吹散的资本,那就是他的孩子,他和史蒂夫共同的孩子。
         华灯初上,在他吃完晚饭之后,史蒂夫的视讯如约而至:"巴基,你去检查了嘛?结果如何?"
         他舔了舔嘴唇,"史蒂夫,还有几天就是父亲节了" ,看着视讯另一头的爱人不解的神色,他微微一笑,"你,就要迎来给你过父亲节的人了"。
        他很满意的看着史蒂夫陷入了当机之中,又很满意的听到边上娜塔莎,山姆和旺达争先恐后要与他视频的声音。"詹姆斯,"他听到了娜塔莎底气十足的声音"你的史蒂夫在你明天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定会回来!你就好好在家养着吧!"
        "可是娜特,"史蒂夫皱起了眉,"我们的任务……"
       "去他的任务!"娜塔莎大吼一声,"这里有我们!你赶快回去照顾詹姆斯!立即!马上!"
       九个多月后,在产房外面打转的史蒂夫,仍然会毫不费力的想起那天他是如何颤抖着报出坐标数据导致昆式战机差点被瓦坎达的防护罩烧毁的,又是怎样颤抖着双手在距离巴基的小腹还有几厘米时生生停住,又是怎样被巴基拉着双手贴到他的小腹上,告诉他:史蒂夫,这是咱们的孩子。山姆站在史蒂夫身边,这个开着飞机撞向冰山时都能够镇定自若的男人,此刻却像个孩子一样,手里甚至连一杯水都拿不住。
        就在史蒂夫濒临崩溃的边缘,产房里传出了婴儿嘹亮的啼哭声,史蒂夫拔腿就想冲过去,却发现腿部肌肉全麻了,完全动不了。娜塔莎搬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后和旺达上前,抱过了苏睿公主手里的婴儿。她们端详了小家伙一会儿,将他放在史蒂夫臂弯里,这时缓过神来的史蒂夫才能够抱着他慢慢走进产房,巴基就在床上等着他们父子俩。
史蒂夫坐在巴基床边,环住他的肩膀,小家伙睁着眼睛,愣愣的看着他俩。金发绿眸的他,脸颊十足十的像极了巴基,但是五官里分明又有着史蒂夫的影子。他在巴基脸颊上幸福的落下一吻"辛苦了,巴基",后者虚弱的点点头,满脸的笑意。
         这时,特查拉和苏睿走了进来,在征得了二位的同意后,他们将小家伙放在了地毯上。大长老用充满历史厚重感的声音大声宣布,史蒂夫罗杰斯和巴基巴恩斯的长子降世。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特查拉给小家伙的额头和脸颊画上了特殊的印迹,再由苏睿给他戴上了瓦坎达的振金护身符。一切准备就绪,三位用眼神示意,史蒂夫大步上前,轻轻抱起了他的儿子。初升的太阳毫不吝啬的将它的光辉撒向那个初生的小家伙,这时的史蒂夫与他们的儿子在巴基眼中,仿佛是从神坛的光芒中缓缓向他走来的神祗。*
         "队长,给他起个名字吧"旺达用手指轻轻挠挠小家伙的手心,笑着问史蒂夫。
        "就叫他Edgar**,我们说好的"史蒂夫搂过巴基,和他额头抵着额头,众人识趣的退了出去。
        "巴基,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史蒂夫抚上巴基的脖子"我的传奇,有你同铸"
        "而我的狂澜,因你们而落幕",巴基附身亲了亲他们的儿子,然后贴上了史蒂夫的唇,"史蒂夫,我们,到家了。"
         多年以后,史蒂夫回忆起当年也曾笨手笨脚的给埃德加换尿布,也曾手忙脚乱的烧糊过埃德加的牛奶和果泥,但是每次只要一转头,他的巴基总会抱着他们的儿子站在他身后,微笑着给他无声的鼓励。
        那一刻,他觉得,即使有再大的风浪,只要有巴基在,只要有他们的家在,他都无所畏惧。美国队长也有软肋,然而这个软肋是巴基巴恩斯,这一点,让他们两人都甘之如饴。
        注*:来自于古罗马传统,男子将孩子从地上抱起来,意味着承认孩子的身份,从而证明血统
       注**:Edgar古英语是战士的意思,《呼啸山庄》中的埃德加林惇宽厚,仁慈但又坚毅,正直,我希望盾冬的孩子也可以继承他们的这些品格
                                ------写于2018.6.12下午
  
       

6.1贺文

【6.1贺文】【100天火花贺文】【桃包糖 一发完】
配以Girls like you------Maroon 5食用效果更佳
      Chris看着眼前的红灯倒计时,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方向盘,想起刚刚是如何机智的支开公关和经纪人的场景,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抹如同偷吃到糖的孩子般的微笑。
        绿灯亮了,这是最后一个回家路上的红绿灯,也是最后一个阻挠他和Sebby见面的"拦路虎"。一想到那个星球上最甜的小孩,Chris脸上的笑意不由得又深了几分。
       不出意料的,当他的脚步响起在通往他们爱巢的最后几级台阶上时,Dodger的叫声如约而至。他掏出钥匙,在两人爱犬的欢迎声中,打开了门。
客厅里暖黄色的阳光映入了他的眼帘,也映入了他的心里。Chris能感受得到,心里有一个空荡了很久的房间这时向他缓缓的打开了门。Dodger一把扑向他,用舌头舔着这位主人的脸,他们一人一狗在客厅的毯子上扭作一团,这时Sebby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坐在稍远处的沙发上,手里捏着手机和人视频。" Hey, Antony,"他咧开了嘴,"额,你说到哪里了,刚Chris回来Dodger扑倒了他"。话至此处,他摸了摸又回到他脚边的Dodger的脑袋,后者快乐的摇了摇尾巴,然后又抬起头看着向他慢慢走来的Chris,眼中充满爱恋与依赖。
        哦,这下,真到家了,Chris心想。
        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将身边的人圈在怀里"Hey, Mackie,最近怎么样啊"。
    "我很好",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那什么,Sebastian我的问题也都请教完了,就先挂了,不打扰你们了!"
         "嘟"的一声,Antony挂掉了电话,留下Sebastian愣愣的望着屏幕。Chris哈哈大笑起来"很好,他只占用了我一分零三秒和你相处的时间",在瞥了一眼通话时长和现在的时间之后,他拿过Sebastian的手机将它放在茶几上,旁边的Dodger不明所以,只知道自家主子心情很好,在一旁摇着尾巴呜呜叫着,还不时站起来想要舔舔另一位主子的脸颊也让他看上去更开心一些。
        " Hey伙计," Chris连忙将Dodger抱起来,让它与自己平视" Sebby的脸只有我能亲,这是原则问题,嗯?"
        又好气又好笑的Sebastian轻轻锤了他一下"多大人了,还吃Dodger的醋"。在他的解救下,Dodger从自家主子的魔爪中成功逃出,很有眼力见的趴在了另一位主子的脚边,毕竟,这个家谁做主,我们可爱的Dodger还是明白的。
       " Antony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Sebastian这时候懒懒的靠在Chris身上,"他的罗马尼亚语学的已经有点感觉了。"
        "哦,是吗," Chris挑眉,右手不经意的摸向口袋中那个方方正正的天鹅绒小盒子,"我可不这么认为,比他学习能力强的人多多了"。"例如?""例如我"。
        他轻轻松开抱着Sebastian的手,单膝点地,慢慢的打开了刚刚一直在摸着的小盒子。他满意的看着Sebastian的表情由起初的疑惑不解变为震惊幸福。
       " Sebastian Stan",他清了清嗓子,对上了那一对漂亮的绿眸"Te vei căsători cu mine?"*
        听到了这句话后的Sebastian激动的抱住了他,Chris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感受到了怀中人轻微的抖动" Hey, honey,我还跪着呢"。
         怀中人轻轻笑了,用脸颊轻轻蹭着自己,"Sono disposto a"**,他轻轻的呢喃着这句话,竟让Chris有了一晃的失神。而仅仅过去一秒钟后,他的Sebby就拉过他的手,给他戴上了戒指,他也拉过对方的手,完成了这一步骤。
        "从今往后",Sebastian温柔的注视着他,"你的无名指有名字了,它叫Sebastian Stan"。
        "是啊,它终于有名字了",Chris轻柔的亲了亲刚刚戴上的戒指,又伸出左手,与Sebastian的左手十指相扣,两枚戒指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将Sebastian圈外怀中,"那么你的呢,是不是就叫Chris Evans,嗯?" Sebastian点点头,后又偏过头去,吻住了他的唇。此时Dodger仿佛也感受到了两位主人喜结良缘的幸福,很乖巧的摇着尾巴,轻轻的吠叫着,作为他们的第一知情人给他们送上了新婚的祝福。
        Call me by your name, and I will call you by mine.
                          -----迟来的贺文,希望能安抚你二刷受伤的小心灵@业业
注:*:为罗马尼亚语,意为你愿意嫁给我吗
     **:为意大利语,意为我愿意

6.1贺文

【6.1贺文】【100天火花贺文】【桃包糖 一发完】
配以Girls like you------Maroon 5食用效果更佳
      Chris看着眼前的红灯倒计时,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方向盘,想起刚刚是如何机智的支开公关和经纪人的场景,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抹如同偷吃到糖的孩子般的微笑。
        绿灯亮了,这是最后一个回家路上的红绿灯,也是最后一个阻挠他和Sebby见面的"拦路虎"。一想到那个星球上最甜的小孩,Chris脸上的笑意不由得又深了几分。
       不出意料的,当他的脚步响起在通往他们爱巢的最后几级台阶上时,Dodger的叫声如约而至。他掏出钥匙,在两人爱犬的欢迎声中,打开了门。
客厅里暖黄色的阳光映入了他的眼帘,也映入了他的心里。Chris能感受得到,心里有一个空荡了很久的房间这时向他缓缓的打开了门。Dodger一把扑向他,用舌头舔着这位主人的脸,他们一人一狗在客厅的毯子上扭作一团,这时Sebby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坐在稍远处的沙发上,手里捏着手机和人视频。" Hey, Antony,"他咧开了嘴,"额,你说到哪里了,刚Chris回来Dodger扑倒了他"。话至此处,他摸了摸又回到他脚边的Dodger的脑袋,后者快乐的摇了摇尾巴,然后又抬起头看着向他慢慢走来的Chris,眼中充满爱恋与依赖。
        哦,这下,真到家了,Chris心想。
        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将身边的人圈在怀里"Hey, Mackie,最近怎么样啊"。
    "我很好",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那什么,Sebastian我的问题也都请教完了,就先挂了,不打扰你们了!"
         "嘟"的一声,Antony挂掉了电话,留下Sebastian愣愣的望着屏幕。Chris哈哈大笑起来"很好,他只占用了我一分零三秒和你相处的时间",在瞥了一眼通话时长和现在的时间之后,他拿过Sebastian的手机将它放在茶几上,旁边的Dodger不明所以,只知道自家主子心情很好,在一旁摇着尾巴呜呜叫着,还不时站起来想要舔舔另一位主子的脸颊也让他看上去更开心一些。
        " Hey伙计," Chris连忙将Dodger抱起来,让它与自己平视" Sebby的脸只有我能亲,这是原则问题,嗯?"
        又好气又好笑的Sebastian轻轻锤了他一下"多大人了,还吃Dodger的醋"。在他的解救下,Dodger从自家主子的魔爪中成功逃出,很有眼力见的趴在了另一位主子的脚边,毕竟,这个家谁做主,我们可爱的Dodger还是明白的。
       " Antony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Sebastian这时候懒懒的靠在Chris身上,"他的罗马尼亚语学的已经有点感觉了。"
        "哦,是吗," Chris挑眉,右手不经意的摸向口袋中那个方方正正的天鹅绒小盒子,"我可不这么认为,比他学习能力强的人多多了"。"例如?""例如我"。
        他轻轻松开抱着Sebastian的手,单膝点地,慢慢的打开了刚刚一直在摸着的小盒子。他满意的看着Sebastian的表情由起初的疑惑不解变为震惊幸福。
       " Sebastian Stan",他清了清嗓子,对上了那一对漂亮的绿眸"Te vei căsători cu mine?"*
        听到了这句话后的Sebastian激动的抱住了他,Chris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感受到了怀中人轻微的抖动" Hey, honey,我还跪着呢"。
         怀中人轻轻笑了,用脸颊轻轻蹭着自己,"Sono disposto a"**,他轻轻的呢喃着这句话,竟让Chris有了一晃的失神。而仅仅过去一秒钟后,他的Sebby就拉过他的手,给他戴上了戒指,他也拉过对方的手,完成了这一步骤。
        "从今往后",Sebastian温柔的注视着他,"你的无名指有名字了,它叫Sebastian Stan"。
        "是啊,它终于有名字了",Chris轻柔的亲了亲刚刚戴上的戒指,又伸出左手,与Sebastian的左手十指相扣,两枚戒指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将Sebastian圈外怀中,"那么你的呢,是不是就叫Chris Evans,嗯?" Sebastian点点头,后又偏过头去,吻住了他的唇。此时Dodger仿佛也感受到了两位主人喜结良缘的幸福,很乖巧的摇着尾巴,轻轻的吠叫着,作为他们的第一知情人给他们送上了新婚的祝福。
        Call me by your name, and I will call you by mine.
                          -----迟来的贺文,希望能安抚你二刷受伤的小心灵@业业
注:*:为罗马尼亚语,意为你愿意嫁给我吗
      **:为意大利语,意为我愿意

【5.20贺文】【桃包 一发完 糖】
        最近的Chris有点暴躁,他感觉他的焦虑症又要犯了。
        最近的Antony也有点暴躁,因为他老是给Chris Evans的短信吵的太阳穴突突的跳:
        " Seb怎么能这个问题不选我?我哪里没有那个傻大个有魅力了?!"
        " Seb这个问题cue到我了耶,好开心。"
        " Antony Mackie!你怎么可以让那个傻大块离Seb那么近!"
        就在Antony揉了揉眉心想着要不要把手机关机以后,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Chris Hemsworth先生先是用小手指碰了碰Seb,后来又一把把他搂在怀里。
        "这下可好了",他当机立断,立即将手机关机,他已经无法再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了。等到那个恼人的游戏结束后,他才犹豫着将手机开机。在看到短信的数量以及最上面几条的内容之后,他的嘴角扯开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叮"的一声,Seb的手机收到了一幅图片,Antony很开心的看到刚刚怼天怼地对他的小兔崽子瞬间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告诉Sebastian Evans,晚上,我想和他,好好谈谈"
         今天的Antony Mackie终于开心了一回呢。
       

【5.20贺文】【桃包 一发完 糖】
        最近的Chris有点暴躁,他感觉他的焦虑症又要犯了。
        最近的Antony也有点暴躁,因为他老是给Chris Evans的短信吵的太阳穴突突的跳:
        " Seb怎么能这个问题不选我?我哪里没有那个傻大个有魅力了?!"
        " Seb这个问题cue到我了耶,好开心。"
        " Antony Mackie!你怎么可以让那个傻大块离Seb那么近!"
        就在Antony揉了揉眉心想着要不要把手机关机以后,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Chris Hemsworth先生先是用小手指碰了碰Seb,后来又一把把他搂在怀里。
        "这下可好了",他当机立断,立即将手机关机,他已经无法再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了。等到那个恼人的游戏结束后,他才犹豫着将手机开机。在看到短信的数量以及最上面几条的内容之后,他的嘴角扯开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叮"的一声,Seb的手机收到了一幅图片,Antony很开心的看到刚刚怼天怼地对他的小兔崽子瞬间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告诉Sebastian Evans,晚上,我想和他,好好谈谈"
         今天的Antony Mackie终于开心了一回呢。
       

【5.20贺文】【盾冬 微双豹 糖 一发完】
      晨光熹微,瓦坎达的国王独自立于皇宫露台之上,放眼远望着这片他宣誓誓死保卫的国土。
       一阵清风徐来,柔和的青草芳香飘向四面八方,与清晨的阳光一起,温暖着他心底的每个角落。这时念珠突然震动起来,他用手轻轻抚上那个脾气不好的小东西,回头望向了床上仍在梦中的情人,目光柔和的像是瓦坎达清晨缓缓滚落的露珠。在无声穿过房间并嘱咐好侍者不要打扰这个贪睡的弟弟之后,这位国王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
        在早朝结束过后,他的妹妹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手里端着一杯不明液体。国王陛下在他最宠爱的妹妹的连哄带骗之下,终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苏瑞,这是什么,怎么喝起来像巧克力?”
       “这是可可,还有哥哥”,苏瑞公主轻轻晃起他的袖子,“今天是七夕,也就是中国的情人节”。
        话音刚落,公主殿下便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她的哥哥剑眉紧锁,陷入了沉思。
         另一边,刚刚结束一个棘手任务的史蒂夫被娜塔莎按住肩膀,顺势坐在了猎鹰一脚踢过来的椅子上。
         “你们,怎么了这是?”罗杰斯队长一脸茫然,不明所以的环视着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队友们。
        “史蒂夫,今天是七夕,也就是中国的情人节”,娜塔莎优雅的端过来一杯威士忌,“你不觉得,在这一天执行某一个你预谋已久的计划,是最好的选择吗?”
        在众人的打趣之下,我们的美国队长不负众望的红了耳朵尖,在大家的祝福声中登上了一艘回家的飞机。待坐定后,他定了定神,打开念珠与国王陛下进行了一次交谈,然而这期间,两位铁血硬汉的思路却完全被一位小姑娘牵着走,像足了决心上课要认真听讲的小学生。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两位叱咤风云的大人物都如此重视?很简单,不就是,求婚嘛?
        下午三点整,我们的公主殿下准时来到了正在喂羊的巴恩斯中士面前,不由分说的将他带到了皇室造型设计室。中士刚要开口,却被她调皮的止住了:“哎,别问,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的白狼转了转眼珠,便也没再为难她。
       小姑娘,你知道你的撒谎技术真的很糟糕嘛?
       被“包装”好的白狼最后被蒙着眼睛送到了在草坪上布置好的一间帐篷内。刚进门,他就捕捉到了一阵熟悉的气息。他叹了口气,在苏瑞退出去后解下了眼罩。
        “知道吗史蒂夫,”他慢慢转过身子,“你从小就不会控制自己的呼吸………”
        话音刚落,只见他的队长正单膝点地,手里一个蓝色的盒子正在缓缓打开。当他完全看清里面的内容物时,他仿佛觉得这个世界却又在那刻模糊了。
       “巴基,”美国队长此刻终于开了口,声音里带有着罕见的紧张“听我说,今天是七夕,也就是中国的情人节,对于和你求婚这件事从你被我从你的安全屋中发现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你是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已经等了那么多年,我觉得有必要在现在这一刻,将我们的关系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室内此刻寂静一片,两位超级战士甚至可以捕捉到对方疯狂的心跳声。
        “巴基,嫁给我吧。”
        然后呢,我们的队长就被抱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感觉到他的巴基在他的怀中轻轻的颤抖着,他也能感受到,两人的眼眶中都包含着激动的泪水。
      “过去是你,现在是你,将来,还是你。”巴基轻轻从他怀里离开,对着他的眼睛,两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说出了那句陪伴了他们一生的誓言: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帐篷外,特查拉国王与苏瑞公主正笑盈盈的看着向他们走来的那个熟悉身影。
       夜色里,两枚振金指环在两位黑豹传人的手上熠熠生辉。
                                    写于2018年5月17日深夜
‌                              谨以此文献给最爱的盾冬

       

【6.1贺文】【桃包,海包友情向,一发完,糖】
  配以萌德新单Where were you in the morning食用效果更佳
        "我得走了" Sebastian揉了揉眼睛,对着视频那头的人说了句,"22个小时的飞机,你好好休息吧,我到了再和你说"
        "嗯,好的"
        Sebastian匆匆挂了电话,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天知道他已经多久没见到他的男朋友了。
        另一边,Chris这一晚也几乎没怎么合眼,要知道上一次他们来到新加坡的时候,还看到了漂亮的烟火,他也不会忘记Sebastian在烟火中干净帅气的侧颜和那个想牵却没能完成的牵手。在辗转反侧了一小会儿之后,他又拿起了手机,顺带着撇了一眼抽屉里的护照。
        22个小时后,到达了目的地的Sebastian驻足凝望着这个他曾经无比喜欢的地方,上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这里的一切。小吃,海景,椰林,烟火,还有身旁最爱的他。
        正在想着,突然被一个爽朗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Hey,伙计,最近怎么样"
       "嗯?" Sebastian抬起头,便对上了那位澳大利亚人的眸子,"挺好"他笑了笑"你呢"
       "再好不过了"他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背,"走吧,一会儿开始了"
       会场中,人声鼎沸,那人不停地望向Sebastian,眸中仿佛映射出整个银河,"他真的像是海盗和天使的孩子",鬼使神差般的,在看到他向着媒体露出微笑,得体的回答着问题时,Sebastian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这样一句台词。"你什么时候回去?"男人的眸子望向他,唇边露出一抹微笑。"我可能会待个几天",Sebastian转了转眼珠,"毕竟,我真的蛮喜欢这个地方"
         活动结束后, Sebastian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就在打开门的那一刻,他愣住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抱住了他,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亲吻。慌乱之中,他庆幸自己下意识的用脚带上了门。
        暖黄色的灯光下,Chris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宝贝,对不起,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来看你"他轻轻托住Sebastian的后颈"我昨天看到你不高兴了,你也应该不高兴的,你说过喜欢和我一起宣传的感觉,所以我就来了"
       Sebastian忍住眼泪,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词"Punk",Chris轻轻吻着他的额头,用下巴摩擦着他的头顶,轻轻的说着"对对,我是punk"
        就在这个万籁俱寂的时刻,天边突然传出了烟火的响声。Sebastian从Chris的怀里探出脑袋,牵着他来到了落地窗边。今夜的烟火虽然不比上次的那般绚丽多彩,但是就在这一刻,却让Sebastian觉得无比的静谧美好,甚至产生了一种想要一直一直站在这里的感觉。Chris在这个时候环住他的腰,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和他十指紧扣。他将两人的手举起来"嗯,现在,我们牵手了," Sebastian偏过头,轻轻蹭了蹭他的脑袋"是啊,我们终于牵手了"
       Sebby,我亲爱的,我知道我不完美,但是我会尽力给你一个完美的生活,一个完美的爱人。
                                               写于2018.5.26日深夜
                                                 自己产粮温暖自己
       
       

【5.20贺文】【桃包 一发完 糖】
        最近的Chris有点暴躁,他感觉他的焦虑症又要犯了。
        最近的Antony也有点暴躁,因为他老是给Chris Evans的短信吵的太阳穴突突的跳:
        " Seb怎么能这个问题不选我?我哪里没有那个傻大个有魅力了?!"
        " Seb这个问题cue到我了耶,好开心。"
        " Antony Mackie!你怎么可以让那个傻大块离Seb那么近!"
        就在Antony揉了揉眉心想着要不要把手机关机以后,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Chris Hemsworth先生先是用小手指碰了碰Seb,后来又一把把他搂在怀里。
        "这下可好了",他当机立断,立即将手机关机,他已经无法再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了。等到那个恼人的游戏结束后,他才犹豫着将手机开机。在看到短信的数量以及最上面几条的内容之后,他的嘴角扯开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叮"的一声,Seb的手机收到了一幅图片,Antony很开心的看到刚刚怼天怼地对他的小兔崽子瞬间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告诉Sebastian Evans,晚上,我想和他,好好谈谈"
         今天的Antony Mackie终于开心了一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