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甜包派

雪落下的声音

【毛概摸鱼】【毒埃】【HE,短篇一发完】

                         雪落下的声音

BGM:配以Skin---Sixx A.M.食用效果更佳

写在前面:为了纪念老爷子,以后我的每篇只要是漫威cp(不含rps)的文里都会尽量给老爷子留出一个角色。本文有私设,感谢看到这里。

—————————————————————

“叮铃铃”——

今天是12.24日,难得的今天早上吵醒Eddie的不是他亲爱的外星男友而是放在他床头的手机铃声。

“Oh,god”,Eddie懊恼的用手揉了揉眼睛,在他身边的Venom则是憋了一肚子火,眼见着他张开大嘴就要把一直嗡嗡作响的手机生吞入腹,Eddie赶紧一手轻轻摸了摸Venom光滑又圆溜溜的脑袋一手伸向了吵醒他们小两口的罪魁祸首。

“Hello,请问是Eddie Brock先生吗?”

“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

“Mr.Brock我是您叔叔Stan Brock的律师,告诉您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您的叔叔于昨夜去世,请您赶紧回来与我见面。”

电话戛然而止,如果Eddie前几分钟内仍是睡眼惺忪的话,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困意全无。

“Oh, god,Ve...Venom快起来,我们得赶紧回洛杉矶!”

“Eddie,你先别急,我感觉到你心情不好,你先坐着休息,我来准备我们的行李。”

Eddie听着顺从的双手捂面坐下,Venom从床上跳下,分出一只触手往他的后腰垫了一只靠枕,他看到他的Eddie的指缝之间有泪水流出。

Venom无父无母,也无兄弟姊妹,这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如此沉重的情绪,他下意识的缄默着,等待着Eddie的情绪好转。

上了通往洛杉矶的车,Eddie径直走到了最后排的位置,由于已是平安夜的早晨,车上并没有很多人,Eddie把胳膊肘撑在窗户上,定定的看着窗外,仿佛车窗外有另一片更吸引他的平行世界。

起初Venom以为他真的是在看风景,但是当他看到又有几滴泪水从Eddie脸庞滑下的时候,他才终于被人类这一情感的力量所震惊。

窗外一片节日的祥和,圣诞树顶的星星也闪烁着它的柔光,可是Venom觉得,他们的光芒都比不到他身边人眸中的泪光。

Eddie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一直不说话?他静静的想着,也只能默默的幻出一只黑色的手,和Eddie放在口袋中握拳的那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Venom,你或许会疑惑,我这样一个,用你的话说那么怂包的人,是如何有勇气去Drake的实验室后来遇到你的。”

Eddie终于悠悠开了口,他感受到Venom握着他的手在一下一下的摩擦着手背,他知道对于Venom来说,突然让他承担这样沉重的心情,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

“那是因为我的叔叔,”他掏出手机找出了照片,Venom看到了一位有着花白胡子戴着茶色眼镜的和蔼老人。

“我很喜欢他,Eddie。”

“是呀,你肯定会喜欢他的”,Eddie笑着锁上了手机的屏幕,“我叔叔是我前行路上的天狼星,在我父母双亡到遇到你之前,他就是我的精神支柱一般的存在,我其实在半个月前就在考虑今年要不要带你回家过圣诞节。”

天色渐暗,车也终于达到了目的地,Eddie带着Venom找到了他叔叔的房子。那是一个很温馨的小屋,门口的圣诞树早早的亮起来灯,代替着房子的主人对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表达着无声的欢迎。

Eddie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当他打开灯的那一刻,Venom觉得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他是怕火的,但是在这个屋子里,他觉得即使站在壁炉边上他也不会觉得有任何恐惧。

“他是一位成功的漫画家,他告诉我,要相信总会有超级英雄保护着我们,要热爱我们的生活和从事的事业。”

“我一直坚信着这一点,我也一直把这些原则贯彻在我的工作当中,结果就是叔叔是对的,他让我遇见了你。”

“虽然我是个loser,是个怂包,但是我一直相信希望,我相信即使是最卑微的生命,他的灵魂也有值得我们为之燃烧的地方。”

窗外的雪静静的下着,Eddie摸了摸一直团在他肩膀上的Venom:“看啊,下雪了Venom”

“你很喜欢雪,Eddie”

“是啊,我叔叔告诉我下雪的时候和最爱的人待在一起,可以温暖余下的一整年。话说回来,你还没见过雪吧Venom。”

“嗯?”

“那就过来”Eddie把外套拉链往下拉了一些,Venom顺势就钻进了Eddie温暖的怀抱中,他们一起打开了房门。

Venom对雪的感觉,全部来自于Eddie仰望天空时眼里的亮光,他听着Eddie的心跳,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平静。

“Eddie,今天你不开心了一天,我虽然不能理解这种感觉,但是我一定不会让你感受到同样的情绪,因为我。”

“谢谢你,Venom”

在Eddie叔叔的葬礼上,Venom听见Eddie轻轻的对着他叔叔的遗像说:叔叔,我已经找到了陪我看雪的人了,你放心,we will keep us warm。

或许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你满身的伤痕,但是我们却能看到彼此仍旧耀眼的灵魂。

因为,we are Venom。

                                ——————————18.11.13


雪落下的声音

【毛概摸鱼】【毒埃】【HE,短篇一发完】

                         雪落下的声音

BGM:配以Skin---Sixx A.M.食用效果更佳

写在前面:为了纪念老爷子,以后我的每篇只要是漫威cp(不含rps)的文里都会尽量给老爷子留出一个角色。本文有私设,感谢看到这里。

—————————————————————

“叮铃铃”——

今天是12.24日,难得的今天早上吵醒Eddie的不是他亲爱的外星男友而是放在他床头的手机铃声。

“Oh,god”,Eddie懊恼的用手揉了揉眼睛,在他身边的Venom则是憋了一肚子火,眼见着他张开大嘴就要把一直嗡嗡作响的手机生吞入腹,Eddie赶紧一手轻轻摸了摸Venom光滑又圆溜溜的脑袋一手伸向了吵醒他们小两口的罪魁祸首。

“Hello,请问是Eddie Brock先生吗?”

“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

“Mr.Brock我是您叔叔Stan Brock的律师,告诉您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您的叔叔于昨夜去世,请您赶紧回来与我见面。”

电话戛然而止,如果Eddie前几分钟内仍是睡眼惺忪的话,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困意全无。

“Oh, god,Ve...Venom快起来,我们得赶紧回洛杉矶!”

“Eddie,你先别急,我感觉到你心情不好,你先坐着休息,我来准备我们的行李。”

Eddie听着顺从的双手捂面坐下,Venom从床上跳下,分出一只触手往他的后腰垫了一只靠枕,他看到他的Eddie的指缝之间有泪水流出。

Venom无父无母,也无兄弟姊妹,这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如此沉重的情绪,他下意识的缄默着,等待着Eddie的情绪好转。

上了通往洛杉矶的车,Eddie径直走到了最后排的位置,由于已是平安夜的早晨,车上并没有很多人,Eddie把胳膊肘撑在窗户上,定定的看着窗外,仿佛车窗外有另一片更吸引他的平行世界。

起初Venom以为他真的是在看风景,但是当他看到又有几滴泪水从Eddie脸庞滑下的时候,他才终于被人类这一情感的力量所震惊。

窗外一片节日的祥和,圣诞树顶的星星也闪烁着它的柔光,可是Venom觉得,他们的光芒都比不到他身边人眸中的泪光。

Eddie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一直不说话?他静静的想着,也只能默默的幻出一只黑色的手,和Eddie放在口袋中握拳的那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Venom,你或许会疑惑,我这样一个,用你的话说那么怂包的人,是如何有勇气去Drake的实验室后来遇到你的。”

Eddie终于悠悠开了口,他感受到Venom握着他的手在一下一下的摩擦着手背,他知道对于Venom来说,突然让他承担这样沉重的心情,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

“那是因为我的叔叔,”他掏出手机找出了照片,Venom看到了一位有着花白胡子戴着茶色眼镜的和蔼老人。

“我很喜欢他,Eddie。”

“是呀,你肯定会喜欢他的”,Eddie笑着锁上了手机的屏幕,“我叔叔是我前行路上的天狼星,在我父母双亡到遇到你之前,他就是我的精神支柱一般的存在,我其实在半个月前就在考虑今年要不要带你回家过圣诞节。”

天色渐暗,车也终于达到了目的地,Eddie带着Venom找到了他叔叔的房子。那是一个很温馨的小屋,门口的圣诞树早早的亮起来灯,代替着房子的主人对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表达着无声的欢迎。

Eddie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当他打开灯的那一刻,Venom觉得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他是怕火的,但是在这个屋子里,他觉得即使站在壁炉边上他也不会觉得有任何恐惧。

“他是一位成功的漫画家,他告诉我,要相信总会有超级英雄保护着我们,要热爱我们的生活和从事的事业。”

“我一直坚信着这一点,我也一直把这些原则贯彻在我的工作当中,结果就是叔叔是对的,他让我遇见了你。”

“虽然我是个loser,是个怂包,但是我一直相信希望,我相信即使是最卑微的生命,他的灵魂也有值得我们为之燃烧的地方。”

窗外的雪静静的下着,Eddie摸了摸一直团在他肩膀上的Venom:“看啊,下雪了Venom”

“你很喜欢雪,Eddie”

“是啊,我叔叔告诉我下雪的时候和最爱的人待在一起,可以温暖余下的一整年。话说回来,你还没见过雪吧Venom。”

“嗯?”

“那就过来”Eddie把外套拉链往下拉了一些,Venom顺势就钻进了Eddie温暖的怀抱中,他们一起打开了房门。

Venom对雪的感觉,全部来自于Eddie仰望天空时眼里的亮光,他听着Eddie的心跳,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平静。

“Eddie,今天你不开心了一天,我虽然不能理解这种感觉,但是我一定不会让你感受到同样的情绪,因为我。”

“谢谢你,Venom”

在Eddie叔叔的葬礼上,Venom听见Eddie轻轻的对着他叔叔的遗像说:叔叔,我已经找到了陪我看雪的人了,你放心,we will keep us warm。

或许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你满身的伤痕,但是我们却能看到彼此仍旧耀眼的灵魂。

因为,we are Venom。

                                ——————————18.11.13


雪落下的声音

【毛概摸鱼】【毒埃】【HE,短篇一发完】

                         雪落下的声音

BGM:配以Skin---Sixx A.M.食用效果更佳

写在前面:为了纪念老爷子,以后我的每篇只要是漫威cp(不含rps)的文里都会尽量给老爷子留出一个角色。本文有私设,感谢看到这里。

—————————————————————

“叮铃铃”——

今天是12.24日,难得的今天早上吵醒Eddie的不是他亲爱的外星男友而是放在他床头的手机铃声。

“Oh,god”,Eddie懊恼的用手揉了揉眼睛,在他身边的Venom则是憋了一肚子火,眼见着他张开大嘴就要把一直嗡嗡作响的手机生吞入腹,Eddie赶紧一手轻轻摸了摸Venom光滑又圆溜溜的脑袋一手伸向了吵醒他们小两口的罪魁祸首。

“Hello,请问是Eddie Brock先生吗?”

“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

“Mr.Brock我是您叔叔Stan Brock的律师,告诉您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您的叔叔于昨夜去世,请您赶紧回来与我见面。”

电话戛然而止,如果Eddie前几分钟内仍是睡眼惺忪的话,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困意全无。

“Oh, god,Ve...Venom快起来,我们得赶紧回洛杉矶!”

“Eddie,你先别急,我感觉到你心情不好,你先坐着休息,我来准备我们的行李。”

Eddie听着顺从的双手捂面坐下,Venom从床上跳下,分出一只触手往他的后腰垫了一只靠枕,他看到他的Eddie的指缝之间有泪水流出。

Venom无父无母,也无兄弟姊妹,这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如此沉重的情绪,他下意识的缄默着,等待着Eddie的情绪好转。

上了通往洛杉矶的车,Eddie径直走到了最后排的位置,由于已是平安夜的早晨,车上并没有很多人,Eddie把胳膊肘撑在窗户上,定定的看着窗外,仿佛车窗外有另一片更吸引他的平行世界。

起初Venom以为他真的是在看风景,但是当他看到又有几滴泪水从Eddie脸庞滑下的时候,他才终于被人类这一情感的力量所震惊。

窗外一片节日的祥和,圣诞树顶的星星也闪烁着它的柔光,可是Venom觉得,他们的光芒都比不到他身边人眸中的泪光。

Eddie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一直不说话?他静静的想着,也只能默默的幻出一只黑色的手,和Eddie放在口袋中握拳的那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Venom,你或许会疑惑,我这样一个,用你的话说那么怂包的人,是如何有勇气去Drake的实验室后来遇到你的。”

Eddie终于悠悠开了口,他感受到Venom握着他的手在一下一下的摩擦着手背,他知道对于Venom来说,突然让他承担这样沉重的心情,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

“那是因为我的叔叔,”他掏出手机找出了照片,Venom看到了一位有着花白胡子戴着茶色眼镜的和蔼老人。

“我很喜欢他,Eddie。”

“是呀,你肯定会喜欢他的”,Eddie笑着锁上了手机的屏幕,“我叔叔是我前行路上的天狼星,在我父母双亡到遇到你之前,他就是我的精神支柱一般的存在,我其实在半个月前就在考虑今年要不要带你回家过圣诞节。”

天色渐暗,车也终于达到了目的地,Eddie带着Venom找到了他叔叔的房子。那是一个很温馨的小屋,门口的圣诞树早早的亮起来灯,代替着房子的主人对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表达着无声的欢迎。

Eddie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当他打开灯的那一刻,Venom觉得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他是怕火的,但是在这个屋子里,他觉得即使站在壁炉边上他也不会觉得有任何恐惧。

“他是一位成功的漫画家,他告诉我,要相信总会有超级英雄保护着我们,要热爱我们的生活和从事的事业。”

“我一直坚信着这一点,我也一直把这些原则贯彻在我的工作当中,结果就是叔叔是对的,他让我遇见了你。”

“虽然我是个loser,是个怂包,但是我一直相信希望,我相信即使是最卑微的生命,他的灵魂也有值得我们为之燃烧的地方。”

窗外的雪静静的下着,Eddie摸了摸一直团在他肩膀上的Venom:“看啊,下雪了Venom”

“你很喜欢雪,Eddie”

“是啊,我叔叔告诉我下雪的时候和最爱的人待在一起,可以温暖余下的一整年。话说回来,你还没见过雪吧Venom。”

“嗯?”

“那就过来”Eddie把外套拉链往下拉了一些,Venom顺势就钻进了Eddie温暖的怀抱中,他们一起打开了房门。

Venom对雪的感觉,全部来自于Eddie仰望天空时眼里的亮光,他听着Eddie的心跳,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平静。

“Eddie,今天你不开心了一天,我虽然不能理解这种感觉,但是我一定不会让你感受到同样的情绪,因为我。”

“谢谢你,Venom”

在Eddie叔叔的葬礼上,Venom听见Eddie轻轻的对着他叔叔的遗像说:叔叔,我已经找到了陪我看雪的人了,你放心,we will keep us warm。

或许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你满身的伤痕,但是我们却能看到彼此仍旧耀眼的灵魂。

因为,we are Venom。

                                ——————————18.11.13


长夏无冬

【毛概摸鱼】【盾冬,一发完,有小刀,he】

                               长夏无冬

配以BGM:Hello——Adele食用效果更佳

写在前面:我没走!我还在盾冬坑躺平着在!一起来看看小巴基是如何为史蒂夫洗手作羹汤的吧!有私设,请见谅!

—————————————————————

巴基扮演那个保护者的角色,扮演了许多许多年。

尽管他也怕冷,他也恐高,但是在小小的豆芽菜史蒂夫面前,他总是下意识的扮演着保护者的角色,哪怕他自己对于这个角色,也是满满的生疏。

他会下意识的给史蒂夫双面煎的鸡蛋,比自己多一成熟的牛排和常年有可以暖手温度的睡前牛奶。他后来也曾回忆:“本来我也并不是个会照顾人的人,只是面对当时的史蒂夫,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小小的史蒂夫,当时只能带有着四分的无可奈何和六分的对他的源于天性的信任,默默地承受着这看不见,却彼此心照不宣的照顾。

然而后来,史蒂夫成为了美国队长,他们的角色经历了一次彻底的反转,巴基在满怀惆怅的同时,终于在史蒂夫的强烈要求下,将之前的那些“特殊保护措施”都一一撤了去。

再后来,当灭霸离去,只留下满地的灰尘和一颗颗破碎的心灵时,复仇者们终于冰释前嫌,重回复仇者大厦商议对策。晚餐时,博士看着史蒂夫毫不犹豫的面对着面前的平板戳下了双面煎鸡蛋的时候,他甚至怀疑是不是美国队长悲伤过度血清失效而导致了消化系统崩溃。然而等那个史蒂夫“期待已久"的双面煎鸡蛋被端上来并被他送入口中后,他只觉得味同嚼蜡,仿佛是在嚼一块毫无生气,毫无滋味可言的木头。他匆匆放下手里的刀叉,向大家道了晚安后,就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那时他才明白,这专属于他的体贴,就这样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他离开的时候,娜塔莎突然想起来,当年在苏联的时候,只要适逢没有任务的日子,詹姆斯每餐都会问她一遍,鸡蛋是不是要双面煎,然而她也答了无数次不要,却并没上心,只当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结。

现在,这个结,终于解开了。

最后在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过后,史蒂夫只想一个人回到他们的家静静,也算是守着他一起度过余下的人生。

那天晚上,史蒂夫回到家的途中,天空中飘起了小雨。这长夏无冬的瓦坎达,空气中竟透露出丝丝的凉意。他是怕冷的,史蒂夫心想,回去后我要给家里多添点柴火,别冻着了他。

回到家中,他直挺挺的倒在了他们的床上,他只是累了,毕竟五年的奔波,饶是超级战士,也逃不过心力交瘁的命运。

第二天,史蒂夫是被温暖的阳光叫醒的,他麻木的直起身子,却不想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他不可置信的翻身下床,一把拉开厨房的门,果不其然的看到巴基正在往锅里的南瓜汤里头慢慢的加着奶油。边上的两枚金灿灿的单面煎蛋灿烂的比过了天上的太阳,锅里的培根“刺啦啦”的在熔化的黄油里,对他说着早安。

“你终于醒了,睡美男”巴基逆着光向他投来温温柔柔的目光:“我希望大战没有摧毁你的消化系统大兵,毕竟你一直坚持要吃单面煎蛋。”

“放心吧巴基,我好着呢,”史蒂夫双手揽住他的腰,在他的耳后蹭了蹭,“不过,我会永远记得双面煎蛋的滋味,永永远远。毕竟,那是独属于我的味道。”

烤箱在这时发出了完工的声音,他们的全麦面包新鲜出炉。在烤箱打开的那一刹那,史蒂夫感觉到眼前一阵模糊,他骗向他投来关切一瞥的巴基:“只是热气熏着了。”

“不都和你说了,不要永远想着冲在第一个吗大兵!”

窗外羊儿们的叫声混合着早晨的清风,柔柔的拂过两人微长的发。

我们经历过七十年寒冬,那时的你还很怕冷。

但是不要紧,我给我们挑了一个温暖的地方,一起度过余下的每一个冬天。

                                               ——————18.11.06


甜蜜的焦虑症

【发糖纪念】【桃包,有小刀,he,一发完】
配以BGM:Back in time——Jack Nauta食用效果更佳
写在前面:这段时间真的太忙,只能挤出这点时间来摸鱼,望大家谅解,感谢看到这里,有私设。
—————————————————————
这是漫展的间隙,Chris一个人偷偷溜进卫生间,刚掏出手机,就看到了铺天盖地的新闻:
Sebastian Stan被拍到与一神秘女子在街头逛街,状似亲密。
他立即锁上了手机,虽然早已事先知情——作为他亲爱的Sebby的正牌男友,Chris还是愤愤的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肉,反复的做着深呼吸。
他的焦虑症再一次发作,而这次,没有了Sebby从旁安慰,他觉得他的状态一定是空前绝后的糟糕。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Sebastian打来的,响起的是他们的情侣铃声——Today I Met the Boy I'm Gonna Marry。
他没有说话,只是按下了接听键,Sebastian的声音软软的,从听筒的另一头传来。
“Chris,我很抱歉,我猜你已经看到了,你还好吗?”
Chris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Sebastian急了,听筒里的声音有点急切:“你是焦虑症发作了吗?带药了吗?”
Chris放下手机,输了一行字:没有你,我无药可医。
看到消息的Sebastian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开心,“好了Chris,我陪着你,我在呢。我这边也是刚刚休息,今天还好吗?”
“没有了Bucky的Steve会怎么样?”Chris飞快的在键盘上敲下这一行字。
Sebastian笑了,“我看到啦,”他好听的小奶音这时略微上扬,挠的Chris的心痒痒的,他觉得脑子里那种灼烧的感觉正在一点点的消退。
“Chris,我今天看中了一个给Dodger的项圈,我买下来了,你看看要不要给Dodger再添几样玩具?”
Chris有心逗他一下,遂飞快的回道:装在白色购物袋里,很扁平,是吗?
Sebastian起初没有理解他的意思,还是Chris把他的街拍照片发给他后他才恍然大悟:“去你的Chris!你可真是粉丝们口中的北美醋王。"
那也只是对你,Sebby。屏幕上又弹出来这一行字。
Sebastian眼看着他们的微型电话粥也已经煲了有接近二十分钟了,就哄着Chris挂电话。哪知道Chris像个大孩子似的不依不饶,又打下一行字:这次Chris Evans的焦虑症,由于Sebastian Stan不在他身边,将延长发作时间至永远。你愿意治愈我嘛?Dr.Stan?
"当然啦Chris,我愿意永远做你的私人医生,永远。"
后来的人们,看到了Chris Evans一脸春风得意的从卫生间大步迈出,而Sebastian Stan则是打电话的二十分钟里头一直满脸桃花,不停的向电话那头的人撒娇,一脸甜蜜。
Chris Evans觉得,他的这个焦虑症,得的真的是该死的甜蜜。
                                               ——————18.10.21

Buck,I miss you

【盾冬only】【双向暗恋梗,甜,一发完】
配以BGM:Boom Clap——Charli XCX食用效果更佳
写在前面:谁没个青涩的初恋,哪怕你的人生再苦涩,我相信盾冬一定不例外。瓦坎达是个适合恋爱的好地方,我相信在这里他们一定会永远幸福的生活下去!
最后,本文献给@萱瑶压惊,祝小可爱食用愉快
—————————————————————
史蒂夫和巴基是当年咆哮突击队中著名的黄金搭档,私下里,人们还会用"队嫂"这个称号称呼巴基。而巴基听到这个词时,通常都会红了耳朵尖,悄悄瞥一眼史蒂夫,然后毫不犹豫的厉声呵止。只是那声音,丝毫没有了平素里的气定神闲,怎么听怎么觉得多了几丝慌乱的味道。
啧,咆哮突击队的成员们听后皆是一脸姨母笑:儿大不中留啊。
这天,他们和他们的团宠——巴基,一起走在回营地的路上。一个简单的任务过后,虽然这些身经百战的勇士不见得有多累,但是出于本能,他们都不自觉的加快着脚步,想早点回到宿营地休息。
可是奇了怪了,巴基一脸狐疑的望着他和史蒂夫的帐篷前多出的两个守卫,刚想开口问点什么,突然听到了帐篷里传出了些许不同寻常的声响。
巴基王牌狙击手的感官立即被放到最大,他立即大力推门而入,忽视了帐篷外两个小家伙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进了门,他觉得呼吸仿佛一滞,他停下了脚步,愣愣的望着史蒂夫和他怀里的棕发女郎,她碧绿的眼眸是那么的风情万种①。他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都没有抬头看一眼史蒂夫,就转身离开了他们的帐篷。
出了帐篷,他摸出了一支香烟,还记得当时史蒂夫把这包香烟送给他时对他说:Buck,我希望这是你抽的最后一包烟,戒了吧。使劲吸了吸鼻子,香烟的味道开始充盈于心尖,但是他反应过来时,就已经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九头蛇的人不知不觉间渗透进了组织,将军那天找到史蒂夫,希望他能够从一个法国女间谍身上搜取情报。事态紧急,容不得他拒绝,只是没来由的,他从心底产生了不一样的排斥感。后来他路过小卖部,特意买了一包仅剩的最好的香烟。
他想着:巴基平时一直想要这包烟,我要把它送给他。
他没有深究这件事,没有深究为什么平时一向供货量可观的香烟在那一天却突然仅剩下一包,他也没有深究,为什么上级让他堂而皇之的把妹,他却第一时间想到要去买礼物补偿他最好的兄弟。
巴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阴冷潮湿的地下室。由于执行上个任务时身上负了轻伤,此时他觉得身上不停的打着寒颤。
该死的史蒂夫,他暗暗想着,我在外面执行任务,他在家里沉醉温柔乡,还害得我被抓走。正当他暗自生气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后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匆匆跑进来抱住了他。虽然神智仍然不很清醒,但是巴基也能知道,那就是史蒂夫。他浑浑噩噩的被史蒂夫抱着回到了基地。
当他再次醒来时,他看到了在他身边给他包扎伤口的护士小姐。她冲他莞尔一笑:"巴恩斯中士,你终于醒了,"她将他的绷带慢慢缠好:"你若是再不醒,那公主抱你回来的某人估计都要带兵造反了。"
????巴基此时满头问号,这时护士小姐大步退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史蒂夫。他满脸愧疚,轻轻的坐在他的床边,眼底的淤青看上去像是好些天没合眼了。
巴基看到他,感觉胳膊上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便闷声不吭的转了过去,不再看他。
"Buck,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黑暗中,巴基咬住了下唇,一把无名火从心头燃起:"你吻她了?"
"嗯?是…"
"你居然还吻她?!"巴基一把转过身子,直勾勾的盯着史蒂夫的眼睛。
史蒂夫羞愧的低下了头,低声嘀咕道:"这不是你问的嘛,Buck,我只是在回答你的问题。"
突然,史蒂夫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的抬起头:"Buck,我…"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史蒂夫赶紧起身去开了门,见门外站着的是将军,他的脸色不由得又暗了几分。巴基从床上望过去,正好对上史蒂夫看向他的眸子。目光交汇了一阵,他冲史蒂夫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任务,导致了二人长达七十年的分离。
时间来到索科维亚协议之后,某天,史蒂夫接到了苏瑞公主的通知,说是巴恩斯中士已经脱离了冷冻仓,如今恢复的很好,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听到这一喜讯的史蒂夫立即驾飞机回到了瓦坎达,他大步流星的样子,让娜塔莎和山姆他们以为他要去娶媳妇。
到了瓦坎达,正是下午五点多的模样。太阳不见得像正午那般毒辣,温温和和的挂在天上。微凉的风吹拂着史蒂夫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他看到巴基正靠在一棵树下闭目养神,就准备蹑手蹑脚的去到他身边。可是刚走了几步,他就被一根南瓜藤绊了一下,摔了一个大跟头。堂堂的美国队长,面对地雷阵都面不改色,如今居然被一片南瓜藤弄得焦头烂额。
待他终于走出那片南瓜地来到巴基身边坐下时,他甚至在巴基动手之前都没有发现他的头顶还粘着一片南瓜叶子。巴基冲他温温柔柔的一笑,对他说:" Steve,即使以后的每天我都能与你在一起,我也会永远记住这一天。②"
"是啊,Buck,你看,这儿多好看。"
巴基的目光温柔的望向远方,他本以为会和史蒂夫望向瓦坎达夕阳的目光触碰到一起,却没想到,史蒂夫正在专心致志的盯着他。
巴基大窘,立刻转开了目光,却不想史蒂夫轻轻拉过他的手,和他额头顶着额头:"我都说了,今天的夕阳很美。"③
"Buck,我,真的很想你。"
—————————————————————
注:①:棕发绿眸,不就和我们的小巴基一毛一样嘛
②:选自美剧《汉尼拔》S4
③:改编自夏目漱石名句:"今晚,月色很美"
                                                      ————18.10.03


Yes,I do

【桃包only】【国庆贺文,一发完,糖】【Dodger视角】
                         Yes, I do
配以BGM:Umbrella——Rihanna&Jay-Z食用效果更佳
写在前面:我自己有狗,而且我一直坚信狗狗十分有灵性,所以这篇文章我给了Dodger神助攻的任务,希望大家喜欢。
—————————————————————
Hey guys,我叫Dodger Evans。我有一个帅气的爸比和一个温柔的爹地。我爱他们,我们是幸福的一家人,自始至终,我最爱的,都只是他们。
我还记得那天爸比回到家,阔别多日我开心的扑倒了他,舔着他的脸。我闻到了他耳后的古龙水气味似乎和他平时惯用的不大一样,果然,没亲热几下,他就轻轻推开了我,然后郑重而又幸福的告诉我:" Dodger,你就要有爹地了。"
Emmmmmmm,自家爸比当着儿子的面公然出柜还不自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不过,我作为一条见惯了大场面的狗,只要我爸比开心,我就没问题。于是我舔了舔他的手,轻声吠叫了几下,又欢乐的摇起了尾巴,以示同意。爸比很开心,晚饭的时候特意给我煮了点牛里脊。
在美食的刺激下,我觉得我更想见见我未来的爹地了。
不久后,某天早上我看见爸比格外认真的从他的柜子里挑了一身蓝色的西服,那上身效果,在他自身人神共愤颜值的加持下,我颇有预感,今晚,我就可以见到我未来的爹地。事实证明,我真的太他妈聪明了。
那天晚点的时候,果不其然,我见到了我的爹地。在看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最终成为我们家的一份子。虽然他之前并没有出现在我和爸比的世界里,但是我万分确定,他就是我们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你问为什么,哦,因为在看到他看到我爸比在给我喂饭时突然皱了皱眉头,转身打开了冰箱,搜寻了半天终于从里面拿出了一小盒酸奶,毫不犹豫的就倒进了我的碗里,还仔细的加以搅拌的那一刻,我就确定他一定是一个可以很好的相夫教子的居家好男人。
在那天之后,软萌可爱的爹地就正式入住了我们家,并且每天都能很贴心的给我准备很多好吃的菜肴。在爹地来了以后,我和爸比都过上了心宽体胖的安逸人生。
直到这么一天。
那天早晨,我是被爸比的说话声吵醒的,醒了之后,我立即跑到他们二人的卧室里。我看到爸比眉头紧锁,语速很快,他甚少对我和爹地疾言厉色,那天早上他甚至还有着十分夸张的手部动作。我知道,这应该是他的焦虑症又发作了。
不要慌,问题不大,小场面。我轻轻走进屋,跑到他们的大床边。这时,我看到爹地也在一旁沉默不语,手里紧紧攥着盖在身上的毯子,紧闭的双唇中似乎蕴含着不能说出口的千言万语。我觉得有点吃惊,这时只听到爸比说:"是的Sebby,我就是在求婚,这件事我们说过很多遍了,戒指你也知道放在你那边床头柜的抽屉里,我不知道你究竟还在担忧什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是不愿意相信我。"语毕,室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只能听到爸比离开时沉重的带上了门。
我睁大眼睛看着爹地,明白他们应该是因为明晚爸比舞台剧首映过后的party的事情发生争执。我曾听Antony叔叔和Scarlett姑姑说过:" Chris,你自己也很清楚,舞台剧圈不比影视圈,它更封闭和严谨,如果你带Sebastian去了,就代表你们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了,你懂吗?"
我爸比当然懂。想到这里,我听到爹地轻轻叹了口气,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Dodger,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轻轻蹭了蹭他的手,意思是,爹地别怕,我们都会在你身边。
中午十一点,爹地约了Antony叔叔碰头。我至今都记得他对爹地说过的话:" Sebastian,任何事情的成功都需要代价,关键在于,你愿意为它的成功付出多少。"说完,他递了一张纸给爹地,那是爸比准备转战幕后做制片人与人签订的合约。那一刻,我明白,爹地已经动摇了,现在只需要最后一把火。
晚上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与早上晴空万里的天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还在想着爹地下午特意做了胡萝卜煨牛肉放在我的两个碗里,一个贴了张纸,写的是" yes",而另一个则是"no"。他把两个碗递到我面前,让我挑一个。凭借着我与我爸比出色的父子连心感应,我顺利的挑到了"yes"。那一刻,可以看到爹地冲我笑了一下,那个温柔可爱的爹地,那一刻就下定决心要追随爸比一辈子了。
九点多的时候,我们听到了楼下汽车停靠的声音。爹地撩起窗帘,看到爸比只定定的站在楼下,望着我们仨一起栽下的那株李子树发呆,一动也不动。我看到爹地这时发疯般的跑下楼,一把抱住楼下打着黑伞的爸比,对他大喊道"Chris,我说我愿意!你听到了么?我,愿,意!"爸比也不管伞已经脱手,抱住爹地就忘情的吻了起来。我怕他们俩冻出病来,只好跑下楼去使劲扯他们俩的裤腿。最后还是爹地喊了一声:"别淋着了Dodger!"我们一家三口这才通通进屋。
事后,虽然我经历了一场小感冒,但是能让我爹地彻底改了姓氏从Sebastian Stan变成Sebastian Evans,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天晚上他们二人给我洗澡时,我才发现他们不约而同的都戴上了戒指。在给我洗澡时两枚戒指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叮当"声,我承认,这是我有生以来听过的,最美妙的音乐。
彩蛋:
"我的问题是,你有给过Chris Evans胡子上的建议嘛?"
"Yes,I do.Yes,I do."
看到这儿,我和爸比相视一笑,而屏幕上的爹地也在那一刻,笑得格外甜。在lobby hero的上映过程中,我们一家三口难得的可以团圆,爸比爹地难得的不用满世界飞可以在家里陪我,那段时间,我真的希望它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
而我,相信我的爸比爹地也一定和我有着同样的想法。
                                                               ——18.10.01

Writing's On the Wall

【盾冬为主,有锤基虫铁】【中秋贺文,一发完,有刀,he】
                    Writing's On the Wall
配以骚姆同名bgm食用效果更佳
写在前面:这个梗我构思很久了,在这里感谢Fe铁太太的图给了我灵感,妇联四,他们所有人都值得一个最棒的结局。有私设,请耐心看到结局。最后,致敬变形金刚2,我的欧美圈初心!
—————————————————————
距离瓦坎达大战已过去三月有余。复联大厦虽只剩下了一半的成员,但是那些"故去"的成员却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存在于这一幢豪华的大厦之中。例如,史蒂夫胸前挂着他一直收藏的战时巴基的军牌,索尔与王一起翻阅着之前他一直不屑一顾的魔法典籍,托尼每天早上的早餐雷打不动的是皇后区一家三明治店里的各种三明治。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也许,是上苍不忍再去伤害这群命运多舛的英雄。索尔和王终于发现了召唤灵魂宝石的咒语,在王目瞪口呆的盯着古书中那一个他怎么也谷歌不出来的单词时,娜塔莎敏感的发现了索尔渐渐沉下了脸色。
"王,你不用找了,这个词的意思,是献祭。"
"这是怎么回事,索尔?"史蒂夫抬起眼眸盯着他。
"我小时候曾经很向往去亚特兰蒂斯看看,所以学过那里的语言,不过说起这些,对于洛基来说,都是雕虫小技。"
他的眼神暗了下去,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站在仪器旁边的托尼突然开口:"仪器准备好了。"
索尔点点头,轻声念起了咒语,他血液中翻涌着的法师力量逐渐被唤醒,他感到一股暖流逐渐流过他的四肢,最后到达他的眼前。他将左右手掌心向上放至胸前,果然,流转的金光逐渐形成了一颗宝石的模样。这时候从克林特开始,所有人逐一走过他面前,接受宝石的挑选。
最后,是托尼,布鲁斯和史蒂夫,这时的索尔突然感到宝石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扯向了前方。待他站定,只见史蒂夫的手中多出了一柄流光溢彩的匕首。
宝石,选择了史蒂夫。
众人默然,托尼沉默着打开了仪器,由宝石控制的时空旅行即将开始,史蒂夫要用手中的匕首在宝石指定的时空完成献祭。没有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娜塔莎含着眼泪抱住了他,给予着他无声的鼓励。最终,史蒂夫站在仪器前,冲娜塔莎晃了三下他胸前的军牌,然后毅然决然的,踏入了时光机。
娜塔莎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这是史蒂夫留给她的遗言,他说的是:"如果我没有回来,一定要替我照顾好巴基。"
在一阵炫目的光芒中,史蒂夫被传送到了一片草地上,待光芒褪去,他睁开眼睛时,却第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看到了他的巴基靠在瓦坎达的一棵大树下,正睡得香甜。他不可以惊醒他,不可以告诉他他回来了,不然则会前功尽弃。他走近他的巴基,看到他的独臂紧紧的攥着他的瓦坎达长袍,他明白,这是巴基被困于噩梦中的表现。他轻轻碰到他的手,却突然如触电一般缩了回来,因为他摸到口袋里的匕首,此时它整个的变成了妖冶的红色,这是在催促着史蒂夫赶紧做出献祭。史蒂夫沉默着将匕首握在右手手心,坐在了巴基身侧。
他轻轻扳过巴基的头,将他放在自己的颈窝,然后用左手轻轻掰开他紧握的拳头,与他十指相扣,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微笑着看了巴基一眼,亲吻着他头顶的发旋,然后不带一点点犹豫的,将匕首插入了自己的心脏。
出乎意料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片云海之中,等待着他的,是年幼的卡魔拉。
"我等你很久了,"她开口道"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史蒂夫轻轻笑了一声:"为了他,万死不辞。"他的笑容直达眼底,灿烂的仿佛令周边的云海都瞬间失色。这时,卡魔拉温柔的笑了:"恭喜你,队长,你通过了灵魂宝石的测试,现在,你就是宝石的主人了。"
史蒂夫惊讶的看着她:"这是对我的测试,此话怎讲?"
"队长,其实,我是宝石的守护使者,这就是为什么灭霸一定要杀死我才可以获得灵魂宝石的能量,但是他从来都不知道一点,灵魂宝石不是被发现的,而是通过努力得到的,我被灭霸牺牲,所以获得了它的能量,而如今,你牺牲了自己,所以现在,宝石的能量就属于你了。"
史蒂夫紧皱的眉头这时才稍微放松下来,他感觉到意识又一阵模糊,身体被瞬间升起的光柱轻轻托了起来,随后卡魔拉的声音仿佛像是划过了历史的长河飘进了他的耳朵:"回到你的朋友和爱人身边,竭尽全力守护他们,这是你此生注定的使命。"
当史蒂夫再次回到他所在的时空时,天空阴沉沉的,似乎刚刚飘过雨滴。他看到灭霸已经向复联大厦发起了最后的冲锋。他连忙直起身,拿过挂在墙上的盾牌,加入了战斗。
最后的最后,以索尔的风暴战斧,史蒂夫的星盾和托尼火力全开的掌心炮同时轰向灭霸的脸而告终。三人气喘吁吁的蹲坐在地上,相顾无言,只是全都直勾勾的盯着身侧,像是要把地面盯出一个坑来。
"我说,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我们回来的吗,史蒂夫?"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飘了过来,史蒂夫想都没想,直接将来人箍进了怀中,狠狠的呼吸着来人身上的气息。巴基身后站着的,是一脸兴奋的彼得和带着玩味笑容说着"Hello, brother"的洛基以及所有他们牵肠挂肚的伙伴。
被狠狠箍在怀里的巴基这时用他的右手轻轻的上下抚摸着史蒂夫的后背,他任由着这位复仇者联盟的领袖在他的肩头肆无忌惮的落下眼泪。
他抬起头,只见远处的天空中渐渐的形成了一道明媚的彩虹。他释然的笑了,因为他知道,他和史蒂夫的风雨,也终于成为了过去,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享受这余下的时光。
For you I have to risk it all, cause the writing's on the wall.
为你,我愿不顾一切,因为这是无法抹去的誓言。
                                               ———— 2018.09.22

As you are

【桃包,糖,一发完】【中秋贺文】
配以BGM:As you are——Charlie Puth食用效果更佳
写在前面:本文借用漫画中巴基想战后去大峡谷,牺牲后史蒂夫带着他的照片前往该地这个设定
—————————————————————
Chris曾在婚前问过Sebastian,他蜜月旅行想去哪里。他的小孩那时候正好手里逮着一本美队的漫画看得津津有味。
"大峡谷,对,就是那里",Sebastian将视线从漫画里头剥离出来,重新投到他的身上,眸中浸染着化不开的笑意。
Chris当然明白,他的小孩是想圆巴基巴恩斯这个角色战后去大峡谷的梦想,于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们收拾收拾了行李,就带着Dodger踏上了他们的蜜月之行。
一路向前,所到之处,处处弥漫着自然的苍凉厚重之感。到了傍晚时分,Chris微微偏过头去,之见Dodger蜷缩着身子趴在Sebastian的胸前睡的正香,小小的身子随着它均匀的呼吸声上下起伏。Sebastian轻轻抚摸着它的后背,怀里的小东西从喉咙里头发出几声低低的呜咽,接着又蹭了蹭他的衣服,仍旧是一副不愿清醒的样子。
Chris摸了摸它的脑袋,在Sebastian的脸上落下一吻以后,接着向前开去。
夜色降临,他二人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Sebastian席地而坐,仰起脸看着满天的星辰。Chris也来到他的身边,与他肩并肩坐着,脚边是趴在地上的Dodger。
" Chris,我们因为美队系列结缘,虽然Steve和Bucky在电影中命途多舛,但是我相信,他们总会在一起的。"
"就像我们一样。"语毕Sebastian靠在了Chris的颈窝里,伸出手指向天上的朵朵星云,"我相信,无论在哪个平行世界,Steve总能找到他的Bucky。"
"是的,他一定会。" Chris蹭了蹭他毛茸茸的脑袋,眼里是化不开的坚定与柔情,"他一定会带着他的Bucky来到大峡谷的。"
这一刻,他们既是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也是Steve Rogers和Bucky Barnes。
第二天,俩人同时在推特和ins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并配字:七十年了,我们仍在。
图上,二人的背影在夜幕的笼罩下显得宁静又和谐,Sebastian靠在Chris的肩头,用手指点着天上的星星,脚边是也随着他的手望向天际的Dodger。
跨越时间,我们,在原地。
                                                  ————2018.09.16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中秋贺文】【巍澜,甜,一发完,生子预警】
配以BGM:The Rose——Westlife食用效果更佳
沈巍带着学生出去考察,一走就是一周,这一周里头,饶是每天视频,赵云澜也还是想他想的厉害。
虽也是多年的老夫老夫了,但是这一次,赵云澜真真的体会到了"小别胜新婚"这个词的意思。只不过,从前他们是两个人,沈巍不在时,他可以天天胡吃海喝,外卖度日,但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因为,他们有了心曲。
赵云澜一直都认为,闺女就是靠宠的,他赵云澜的闺女,自然更是这天地的娇女。因此,这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也终于有为了老攻女儿洗手作羹汤的一天。
起初,沈巍是拒绝的,因为他不想再让他们的女儿体会黑暗泡面的威力,可是,耐不得赵云澜的软磨硬泡,他终于不情不愿的把厨房让出来了一次。这下,赵云澜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便立即将手机里头收藏的各式婴儿食谱一一打开。沈巍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嗬,足足占了好几个G的内存。
这或许,就是母性吧,沈巍心想。
后来的日子,赵云澜的手艺突飞猛进,从起初压胡萝卜泥都费劲,慢慢进步成了可以做豆腐鱼泥汤,最后,有时候沈巍下课晚了,他甚至可以妥帖的安排一家三口的晚餐。
转眼间,心曲十个月了,也就在这个月,沈巍带领学生出去考察,紧赶慢赶的,才在中秋节下午五点半左右到家,赵云澜推着他去洗澡休息,然后转身进了厨房。
心曲还在睡觉,小家伙不吵不闹,性格像极了沈巍,眉眼却十足十的是赵云澜的样子。沈巍洗好了澡,看到小天使已经醒了,正冲他咯咯直笑,也就不管了身上的倦意,起身把她抱在怀里,然后朝厨房走去。
他看到赵云澜娴熟的将在水池里头沥水的文蛤提溜起来,手脚麻利的往已经爆香了葱姜蒜的锅里一放,拿起锅铲上下翻炒了几下,再加点水调了文火又盖上锅盖焖了一会儿,又转头往边上奶锅里头心曲的文蛤蒸蛋里滴了几滴生抽,这一系列动作看下来,他觉得心底泛上一阵熟悉的感觉。
这就是家的味道。
赵云澜看到了他们爷俩,走上来一人吧唧了一大口,沈巍耳朵尖红了红,俩人在心曲甜甜的笑声里,都弯了眉眼。
六点半,准时开饭,沈巍把赵云澜辛苦了个把小时做的酱爆文蛤,醋溜土豆丝,蚝油生菜和红烧排骨端上桌,又听到赵云澜喊了一声:"死猫,吃饭了",这才发现原来他连大庆的香煎黄花鱼都考虑了进来。三人一猫坐在一起,赵云澜得意的发了个朋友圈,搂着沈巍的肩膀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们一家四口今天在一块儿好好过一个中秋节,来给我亲爱的小巍接风!"
"喵——"在大庆应和了这一句之后,沈巍笑着看了看他,然后说"都快吃吧,大家中秋快乐!"
肴核既尽,杯盘狼藉。沈巍洗完了碗,看到赵云澜正抱着心曲看着窗外的月亮。见他进来了,赵云澜就把心曲放到了二人大床旁边的婴儿床上,沈巍轻轻的哼着摇篮曲晃着摇篮,赵云澜轻轻拍着她的小屁股,小天使含着手指,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再晚点,赵云澜往沈巍怀里拱了拱,也抱着他沉沉睡去。
沈巍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头顶,床头的手机显示屏还显示着刚刚发出的那条朋友圈:
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巍笔。
他闭上眼睛,听到钟楼的钟敲响了十二下,怀里的赵云澜已经陷入了沉睡,身后摇床里传来了心曲平和的呼吸声,客厅里头的大庆也从他的专属豪华猫窝里头传来了轻微的鼾声。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不过如是而已。
                                                  ————2018.09.09